安徽一粮站副站长连收21个200元红包遭撤职处分

安徽一粮站副站长连收21个200元红包 遭撤职处分 原 :安徽一粮站副站长连收21个200元微信红包,遭撤职处分) “豫PM6606,皖S91161,两车,麻烦你了,请收红包。” 这一幕,发生在今年6月16日安徽省界首市。当日上午10时32分,粮贩子于某通过“微信”转给靳寨粮站副站长张宾2000元。随后,张宾将两车粮收购入库。 据界首市粮食部门介绍,今年麦收期间,连绵阴雨天气致使小麦出现不完善粒超标,水份偏大,质量不达标,整车整车粮食被粮站打回,农民“卖粮难”成为热点。而同样的小麦,被粮贩子从农民手中低价收购后,却能顺利销售,从中赚取差价。群众利益受到损害,甚至发生部分群众围堵粮站收购磅房的情形。 6月中旬,界首市纪委对农民“卖粮难”问题开展专项行动,通过走访调查,发现靳寨粮站管理混乱,存在熟人插队、收购标准尺度不一等问题。随后,一起利用“微信红包”行贿的违纪问题浮出水面。 经查,粮贩子于某将两车小麦先拉到临近的河南省沈丘县纸店粮站,因为水份大没有卖掉。6月13日,靳寨粮站开始收购夏粮的第三天,于某找张宾帮忙,将其中的一车小麦顺利卖掉。为表示感谢,于某给张宾发了7个“微信红包”,每个200元,共1400元,张宾欣然接受。自此,张宾的底线被“微信红包”砸开,多次为于某在验质、插队等提供便利,先后3次收受于某发送的14个微信红包,每个200元;2次接受微信支付转账,每次2000元;合计6800元。 是不是仅于某一例?通过进一步深入调查,在6月13日至23日夏粮收购期间,张宾收受于某等7人现金合计2.78万元和价值500元的鞋子购物卡、1988元的衣服鞋子。可谓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,甚至出现了同样一车小麦,首次验收不合格,粮贩子外出溜一圈,换个车牌号,再次来到粮站,在张宾的安排和授意下,顺利验收合格。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6月24日,当组织找其谈话时,张宾身穿一身崭新名牌,竟然是粮贩子鲍某前一天晚上送的价值1988元的“行头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