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夫妻我们的爱归在何处

周末夫妻 我们的爱归在何处 我们成了周末夫妻 讲述人:王向东 年龄:41岁 印象 “那天上网,看到有 称周末夫妻正成为一种时髦生活方式。关上电脑,我在桌前呆坐了好半天,我和老婆正是一对‘周末夫妻’。”他说,“可我怎么一点没有时髦的感觉”。接着,他给我讲起他的故事,语调慢悠悠的,偶尔停下来沉吟片刻,像要找寻一个更恰当的词来描述他所经历的情感。 离婚后相逢另一个女人 我和前妻张云珠是大学同学,当年是我追的她。那一年中文系在大礼堂开联欢会,开场一段独舞就是她跳的。她穿一袭白裙,一束追光照着她,就像云中仙子一样,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,这种美强烈地震撼了年轻时候的我。 联欢会后,我就去追她。她很傲气,越傲气我却越喜欢,也许说了你无法理解,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我心里虽伤感却甜蜜。当时,追她的男生太多了,个个比我强,到最后我都绝望了,她却突然答应和我交往。她转动着黑眼珠说我最善良。 毕业后不久,我们就结了婚,女儿巧巧很快出生。渐渐地,我感到和一个云中仙子结婚的尴尬了。平常对云珠我是百依百顺,还承担了几乎所有家务。可是,这对她来说远远不够,“人生苦短,你要去奋斗。”她总给我吹这样的耳旁风。 她喜欢一切精美的东西,华美的服饰,高档的场所,但以我们当时的经济能力,连她欲望的十分之一都满足不了,所以她总抱怨我“没有追求”。 不久,云珠就爱上一个生意人,她说他敢闯敢做,男人味十足。这对我当然是极大的伤害,我顶她一句说:“原来如此,这就是你所谓的追求。”云珠脸色顿时变了。看着她扭曲的脸,我突然感到一阵厌恶,既厌恶她。也厌恶我自己,“离婚吧”,我低着头说,云珠就哭出声来,我却懒得听,站起身来摔门而去。 离婚两年后,别人给我介绍了另一个女人。她叫田妮,长得有一些丰满,很贤惠的样子。第一次见面,在一个小餐厅,她话不多,眼神却利索,一会儿给我倒杯水,一会儿给我拿个烟缸。虽然全是些小动作,却很体贴。她告诉我,丈夫出车祸“走”了2年了。她现在一人带着儿子过,撑不住的时候真希望有一个肩膀靠一靠。说着说着,她的眼睛红了。 想起自己和女儿这两年没滋没味的生活,我也难过起来。“来,喝酒”。我叫了一瓶酒,她没拒绝,却显然不胜酒力,一口酒下去,已是脸颊绯红。我忙给她换了雪碧,她仍陪着我一口一口地喝着。这在我和云珠的生活中是没有的,她永远高高在上,眼前这个女人,却是知冷知热,可以陪我对饮把盏的女人。 这点对我来说太珍贵了,我和田妮很快陷入热恋。听说我将再婚,云珠来找过我,她说她和那个男人一直没有结婚,关系就这么挂着。“他总是忙他的,我求你让我回来。”看着她憔悴的面容,我的心有点动摇。这曾经是一个多么骄傲的女人。我承认,我对她仍有感情,是一种包含青春怀想的感情,远远大于简单的男女之情。 但是,我没有答应她,我选择了田妮。我在心底对云珠说了声:对不起。多年的社会历练使我很轻松地掩饰了自己的感情,我的表情看上去一定非常冷漠,云珠失望地走了。几年前她离开时看来伤感又甜蜜的神情我没有忘记,可是这一次,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我怅然却坚决。生活已经改变了我们。 再婚后成了“周末夫妻” 我和田妮结婚了。没有大操大办,只是亲朋好友聚了聚,我们俩却很开心,尤其是田妮,里外张罗,脸上红扑扑的。田妮在武昌上班,为了方便她工作,我带着女儿从汉口搬过去与田妮和她儿子同住。为此,我甚至给女儿转了学。 朋友们都说,再婚家庭关系难处,我们却很有信心。结婚前,我们一度担心两个孩子合不来。但是,那时候,两个孩子见面只是互相打量,虽然不说话,但看上去也没什么矛盾。 我们刚结婚那会儿,田妮的儿子豆豆表现得颇有风度,很有大哥哥的样子,邀请巧巧一起看动画影碟,玩游戏机,还把自己收集的动漫书送了两三套给巧巧。巧巧也很讲礼貌,不住地说谢谢。那时,巧巧和豆豆同上一所小学,豆豆比巧巧高一年级,两个人上学放学还经常一道走。 但不久,两个小孩子就闹翻了。巧巧像许多小女孩一样,嘴巴长。豆豆过去没人玩,总是一个人下棋,一会儿坐在这边,一会儿坐在那边。想想怪可怜的,但巧巧知道了却觉得好玩,没心没肺地去和自己的同学说,连带着还把豆豆冬天为了暖和常常把毛巾袜当手套戴的嗜好,以及豆豆暗恋他们班上一个女生的秘密,都抖落了出来。 消息传到豆豆耳朵里,豆豆气坏了,回家后找巧巧对质,他脸憋得通红,巧巧却觉得更好玩了,还上前抚慰性地摸摸他的脸,豆豆气得推了她一掌,巧巧被推到地上,哇哇大哭起来。巧巧来找我,要回“我们自己的家”,我怎么哄也哄不好。没办法,我只好把她带回汉口住了几天。我开导她说,我们是一家人,要替哥哥保守秘密,她似懂非懂地点了头,答应再回武昌的家。 回家那天,是豆豆开的门,看见我,他没说什么,看见后面跟着巧巧,他的蛮横劲又上来了:“你还来干什么?”一副开赶的架势。巧巧娇气得很,哪受过这种气,哭着就往楼下跑,非要回汉口,我只好又带着她过了江。 我心烦意乱地给田妮打电话:巧巧已经知道错了,豆豆还不依不饶,你怎么也不管管?田妮在那头声音也焦躁不安:你让我怎么说,豆豆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,我一说,他就翻出他爸爸的照片来哭。